浅夜酱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将心理的世界,表达到最出色的地步,所以加油。

【文学随笔】何处西泠何遇你——记苏小小

樱野Sakurano:





宋有书生司马槱,于洛下梦一美人搴帷而歌,问其名,曰:西陵苏小小也。问歌何曲?曰:《黄金缕》。后五年,才仲以东坡荐举,为秦少章幕下官,因道其事。 少章异之,曰:"苏小之墓,今在西泠,何不酹酒吊之。"才仲往寻其墓拜之。是夜,梦与同寝,曰:妾愿酬矣。自是幽昏三载,才仲亦卒于杭,葬小小墓侧。


——题记


南齐第一名妓,苏小小是个不可多得的才女佳人。虽是名妓,苏小小才高气傲,流连于众多才子俊郎中的她卖艺不卖身,点到即止。


即使如此,情窦初开的懵懂少女又何能躲得开情投意合的如意郎中?


如此,阮郁出现了。


“阮郎”是她生命中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她的架子在遇上一个叫阮郁的人之后分崩离析。


是了,他就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苏小小像是个大家闺秀一般表面上有礼大方,内心却像个小女人一样在窃窃地笑着,幸福着。


啊——有个人梦见了一个女子。她可漂亮了,低垂着清澈的双眼,细长卷翘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柳眉轻轻皱着,略施粉黛的脸颊,饱满的嘴唇正一张一合地唱着歌。


「敢问姑娘芳名?」


「我叫苏小小。」


「歌真好听呢。」


苏小小闻言勾起嘴角扬起一个帅气的笑容,微微抬首眯起了眼睛。


「当然,这可是我作的。」


那人从梦中惊醒过来,抚上自己的胸膛,那心脏的激烈的跳动告诉他这确实是一个荒唐至极却又留恋不舍的梦。梦中那个叫苏小小的姑娘的自信的笑容印在了他的心上。


妾本钱塘江上住,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
燕子衔将春色去,纱窗几阵黄梅雨。
斜插犀梳云半吐,檀板轻敲,唱彻黄金缕。
望断行云无觅处,梦回明月生南浦。


众多的幸福与未来构造似乎在她是妓女的身份之下早就奠定了悲剧的基础。尽管苏小小多么漂亮,尽管苏小小多么有才,尽管两人有多么相爱——


阮郁还是被家里人赶了回去,并下令两人从此不准往来。


苏小小依稀还记得当时阮郁握着她的手,好看的眉宇间尽是不舍与焦急,他说:“小小,等我回来。我一定回来接你。”


苏小小回握住他,重重地点了点头:“我等你。”


秋月春风等闲度。


苏小小还是没能等到他。苏小小其实心里清楚的,身为妓女的她又有什么资格获得幸福呢?只不过是躺在床上,双眼出神地望着摇晃的床帐罢了。


她看遍了西泠,唱遍了诗词,流连了数处。她看尽了鸟语花香,看尽了荷塘月色,看尽了枫红尽染,看尽了白雪皑皑。


——红颜薄命。


苏小小在开春时就离开了人世,甚至在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她还听见外面有人青葱玉指扶琵琶,轻声细吟——


西陵桥,水长生。
松叶细如针,不肯结罗带。
莺如衫,燕如钗,油壁车,斫为柴。
青骢马,自西来。
昨日树头花,今朝陌上土。
恨血与啼魂,一半逐风雨。


苏小小结束了她一生交杂着风流的爱恨情仇。


她含着浅浅的微笑沉沉睡去,却哪知外面的风光一片旖旎。


苏小小生在西泠,长在西泠,爱在西泠,恨在西泠,葬在西泠。苏小小一生都在西泠总与一些人相遇,总与一些人分离。


真是个地地道道的西泠人。


山水之于小小,犹如小小之于我。


西泠桥畔的埋香之所,既了却了佳人遗愿,又为西湖山水增色。


不说话不代表不深爱。你看啊,这路上的人们行色匆匆,又会有什么人愿意驻足去看你眼里的深情?




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


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


油壁车,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


西陵下,风吹雨。

——————李贺  《苏小小墓》

评论

热度(9)

  1. 浅夜酱樱野Sakurano 转载了此文字